国务院智囊: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可以保持在9%

发布时间:2013-11-29 点击数: 作者:省侨商总会

在世界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备受瞩目。那么,今年中国经济将会走向何方?经济发展的信心究竟在哪里?就此问题,本报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

1、要改革内部经济体制

 问:从目前数据来看,经济回调的情况怎样?

卢中原:经济上升期通常3-4年就该回调了,我国经济这轮上升期已经持续6年,比以往延长了两年。事实上,经济回调正是推进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的良机。模型预测显示,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以保持在9%,消费价格涨幅可以控制在2%-3%。但我们要给资源价格改革留出空间,还要考虑后续改革,为继续改革留出空间。经济下滑要防通缩,但价格也要进行大的调整。

 经济回调的类型取决于内需的潜力和外部环境变化。假如没有内需潜力,外部环境又不变,可能就是L形,大幅度下滑,然后低迷。V形可能回调时间比较短,W形也需要一个时间段看出它如何波动。对于中国经济目前的走势,我个人比较倾向于U形。

问:现在人民币是否贬值问题与1998年金融风暴时所面临的是否相同?

卢中原:我认为,人民币汇率在当前形势下要稳定,不要轻易贬值,更不能升值。现在的情况与1998年完全不同,当年我们和东南亚商品出口额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贬值是要吃大亏的。现在贬值没有用,所以不能靠贬值来刺激出口,现在贬值反而有可能造成国际上的竞争性贬值,把我们的贬值抵消了。我们现在反周期政策要和增长方式转变密切结合起来,防范出现反周期背景下的复萌。我们一定要有内部经济体制改革,来保证反周期政策和发展方式转变。

2、把金融资源调动起来

 问:我国经济发展究竟有哪些优势?

卢中原:第一,我国国民需求会持续增长。按照国际发展规划,这一潜力至少会持续十多年。首先是城市化和工业化加速的拉动,再加上消费拉动。中国正处于资本替代劳动的时期,它意味着大规模的投资。另外,城市化也意味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大量的农民进城,又拉动投资和消费,不仅拉动城市也拉动农村。我们居民消费结构正在升级,我们正由温饱型向小康型升级,这个时间至少要十几年。温饱型就是吃穿用改善,小康型就是买房买车,为什么买房买车带来巨大的需求?因为住房、汽车是关联程度最高的产业。我们以往的消费结构升级都没有这么高的产业程度,所以这轮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取决于结构性的变动。

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的动力一是技术进步优化结构,二是体制创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把这么大的内需投资消费结构叠加在一起。我们要从生活中去找经济规律,将宏观微观、国际国内结合起来,才有信心。这一轮经济发展的信心来源不仅在于城市化和工业化,更重要的在于终端市场的需求空间,是老百姓掏钱买出来的发展——我们这轮工业化的加速是老百姓消费升级推动的。

第二是资本问题。中国同期社会总储蓄率高达40%以上,其中一半以上是居民储蓄,这就是中国投资增长的潜力,从某种意义上说,高储蓄是高投资的重要基础。现在的关键不在于中央银行放宽货币政策,而在于我们有金融改革的规划,把金融资源调动起来,来支持经济增长,支持需求潜力。

3、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

问:我国经济发展的信心来源还有哪些?

卢中原:第三是劳动力素质的不断提高,带来新的人口红利。低成本低素质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但是高素质、收入水平又偏低的这种劳动力比较优势还是存在的,它是新的人口红利来源。

第四是技术创新能力。中国制造业应用技术是根本不缺的,关键在于如何使技术供给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推进商业化和产业化。

第五,我们的基础设施体系是比较完善的,和产业配套条件综合在一起,是一个优势。

第六,市场经济体制在不断完善。

第七,中西部发展加快,区域经济增长点增多。现在我们的经济增长是往中西部转移。这是中国经济转型的绝好时机,这是我们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中西部补上了,高端补上了,各地都加快发展,经济就会比较协调。

最后一点,就是区域差距缩小了,公共服务能力开始走向均等化。在转移支付实行之前,中西部差异很大。所以,我们还是要适当改革财税体制,进一步缩小区域差距,各地也不要一味争GDP,一定要争公共服务能力。 (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