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枢纽经济” :江苏省委书记提的这个词有何深意?

发布时间:2018-05-10 点击数: 作者:

“要在推动经济发展提质增效上解放思想,着力破解‘大而不强’‘结构不优’‘发展粗放’等突出短板问题,大力推进生产性服务业、枢纽经济的发展,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图片来自视觉江苏网

图片来自视觉江苏网

春末夏初,一股思想大解放的热潮正在江苏全省上下涌动。在4月28日举行的全省党委中心组学习会上,省委书记娄勤俭深刻阐述了江苏解放思想的主要方面和重点领域。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梳理发现,这是公开报道中娄勤俭首次提及“枢纽经济”。

5月2日,娄勤俭率沿江八市市委书记,就深入落实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进行调研。调研中,他再次强调,要大力发展枢纽经济、总部经济等,做强做大现代服务业。

“枢纽经济”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机遇?又将如何影响江苏经济社会发展?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带你勾勒一个逐渐清晰的经济发展新模式的轮廓。

01 解码枢纽经济

或许,很多人对“枢纽经济”还有些陌生,但你一定对交通枢纽、物流枢纽这些和枢纽经济息息相关的词汇耳熟能详。

在百度上进行搜索,你会看到这样一段解读:“枢纽经济是一种以交通枢纽、信息服务平台等为载体,以聚流和辐射为特征,以科技制度创新为动力,以优化经济要素时空配置为手段,重塑产业空间分工体系,全面提升城市能级的经济发展新模式。”

图为南京江北快速大道/视觉江苏网

图为南京江北快速大道/视觉江苏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张大卫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枢纽经济应以快速交通为工具和载体,以城市和综合交通枢纽为依托。新的枢纽经济的表现形态不应再是拘泥于狭小空间的临空经济和临港经济,而应是类似于“航空经济”“高铁经济”“海运经济”和以依赖一种交通方式为龙头,实现多种交通方式融合配套的经济体系。

看到这里,或许你还不明白为何要发展枢纽经济?枢纽经济又能为我们的城市带来什么?

南京大学长江产经研究院研究员陈柳告诉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枢纽经济以发达的交通为基础,具有强烈的集聚功能。“枢纽经济模式下,资金、人才、技术和信息等五大要素流将在本地区集散,促进经济产业快速发展壮大。”陈柳表示,枢纽城市通过吸引聚集“五大要素流”,衍生出临空经济产业、临港经济产业等新产业类型以及跨境贸易、口岸服务等新型服务功能,必将为地区现代产业体系重构和创新注入新内涵。

也有专家指出,枢纽城市是一个地区的增长极,具有极化效应和辐射效应。枢纽经济的快速发展,将不断提升枢纽城市的极化效应,提升城市能级;也将提升辐射效应,增强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地区协同发展;还有利于全球视野谋划发展空间,提升城市对外开放水平。

02 他山之石

枢纽者,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互联网经济业态不断创新,综合运输和物流枢纽服务组织不断强化的支撑下,以城市为载体的枢纽经济发展正呈现出全新的发展格局。

一些内陆省市先行以枢纽经济为抓手,塑造城市经济发展新模式,为江苏大力推进枢纽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思路和借鉴。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注意到,成都依托独特区位条件、交通枢纽,创新发展内陆枢纽经济,主动融入全球城市网络,突破内陆开放壁垒,提升城市发展能级,增强参与全球产能协作竞争力。

近年来,成都加快建设以国际铁路港、国际航空港、陆上物流服务网络、航空物流服务网络、航空客运服务网络为主的“两港三网”,枢纽网络体系日趋完善,正成为内陆枢纽经济崛起的代表。

去年,“枢纽经济”一词首次亮相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原文中这样表述:“以郑州等交通枢纽城市为节点,完善枢纽功能,以物流带产业,以枢纽聚产业,培育高铁经济、临空产业,大力发展枢纽经济。”

记者注意到,从2016年以来,郑州便提出要将加快建设国际性现代综合交通枢纽和一批地区性枢纽,全面建成“米”字形高铁网,有序推进“四纵六横”货运干线铁路网和城际铁路网建设,完善内联外通高速公路网。用河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谷建全的话来说便是,“只有成为枢纽,才能利用枢纽的地位,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交通,曾经是制约陕西发展的瓶颈,而如今已经成为陕西发展的新优势。近年来,陕西加快建设国际航空枢纽、米字形高铁网和高速公路网,为陕西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坚实的交通基础。2018年陕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促进资本、信息、人才、技术等要素聚集。

着力完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大力发展枢纽经济,为陕西跨越式发展提供了新动能。

03 抓住交通“牛鼻子”

纵观各个城市发展枢纽经济的路线图,抓住交通建设这个“牛鼻子”似乎已是共识。而在江苏,迈入大交通时代,正迎来黄金时期。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注意到,省委书记娄勤俭到江苏以来就曾多次在调研和讲话中强调要加快交通建设。

去年11月30日,娄勤俭在南京专题调研江苏交通事业发展时强调,交通部门要针对大数据分析,发现江苏交通运输中存在的“铁路发展不均衡、航空弱等实际问题”,展开更系统的研究,提出更科学的解决方案。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的江苏开放日上,娄勤俭向现场近百家中外媒体的150多名记者直言,高质量发展是一个系统化工程,其中最核心的是创新驱动,最主要的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最迫切的是建设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图为盐城境内的高铁线路建设现场/视觉江苏网

图为盐城境内的高铁线路建设现场/视觉江苏网

陈柳表示,娄勤俭书记在全省党委中心组学习会上强调了江苏要大力推进生产性服务业、枢纽经济的发展,他理解认为要以交通为基础,利用交通枢纽的优势发展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比如说港口经济、高铁经济、空港经济等。

他建议,江苏发展枢纽经济应该加大对交通建设的有效投入,选择重要的节点城市,并且做好城市功能定位,比如南京和徐州等具有综合交通枢纽地位的城市。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注意到,从江苏省内来看,南京是较早提出要把枢纽经济打造成创新发展转型发展的重要品牌的城市。近年来,南京以建设空港、海港、高铁三大枢纽经济区为突破口,把城市交通枢纽优势转化为创新发展竞争优势,大大增强了南京集聚创新要素和辐射带动周边城市集群发展的能力。

有专家表示,积极打造枢纽经济新格局,将加快提升南京作为江苏省会、南京都市圈核心城市、长三角城市群特大城市的竞争力。

图为春运中繁忙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视觉江苏网

图为春运中繁忙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视觉江苏网

04 强优势 补短板

发展枢纽经济,其势已成,其时已至。

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陈为忠博士向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表示,江苏要想做好枢纽经济这篇文章,必须正视高铁和港口等发展相对滞后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江苏交通虽然总体上走在全国前列,但也有很多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就在铁路上。

目前,全省铁路2791公里,其中高铁只有846公里,里程和密度在全国的排名都较为靠后,苏南、苏中、苏北有不少市县没有通上高铁。

此外,作为省内发展排头兵的苏南地区缺少具有竞争力的、在全国具有枢纽功能的机场,也对地区经济发展形成了一定制约。

为加快补上铁路这个突出短板,江苏及时调整了综合交通建设投资计划。徐宿淮盐、连淮扬镇、连盐等多条高铁线路,正在江苏中北部大地上火热建设中。预计到2020年,以轨道交通为支撑的“两小时江苏”快速交通圈将得以实现。 

图为连云港港口码头/视觉江苏网

图为连云港港口码头/视觉江苏网

此外,陈为忠博士更加聚焦交通枢纽和物流平台的建设。他认为,江苏拥有近300公里的-12.5米的长江岸线资源和众多亿吨大港,拥有南京、徐州等综合立体交通枢纽,在长江航运、江海联运物流体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具有得天独厚的发展枢纽经济的优势条件。因此,平台建设显得极为关键。

“我建议进一步推动宁镇扬三港联动,打造江海联运新枢纽。-12.5米深水航道建成后,五万吨级全天候、十万吨巨轮乘潮减载直航南京。南京成为最靠近中西部的海港,未来,可推动宁镇扬三港联动,形成下游与中上游的江海直达、联运的新节点,做大、做强南京区域性航运物流中心。”陈为忠谈道。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注意到,在5月2日的调研中,娄勤俭专门听取了省港口集团发展情况汇报,要求省港口集团充分发挥其在整合岸线资源、培植航线、建设物流枢纽中的重要作用。

对此,陈为忠表示,要以功能集聚和生态稳定两个尺度,衡量、定位港口,加大码头泊位整合力度,优化沿江岸线资源配置。还应进一步完善省内港口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从中转上海、服务中上游两个方面,优化省内航运格局,提升江苏港航物流效益,充分发挥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北冀港口群作用。

在建设物流、金融、信息等经济流新枢纽方面,陈为忠则建议,未来可以宿迁京东客服中心、京东众创宿迁电商服务产业基地建设为契机,进一步深化合作,积极推动电子商务、物流分拨中心、贸易结算中心等产业性平台建设,主动引流、驻流、分流,打造信息流、资金流、物流、人才流、技术流等经济流的进出门户、枢纽,助力当地和江苏现代服务业迈上新台阶。

撰稿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林元沁

来源:交汇点

编辑:刘晓萍